欢乐斗地主欢乐斗:明月素菊抒情散文

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05-25 我要投稿
【欢乐斗地主怎么赚钻石 www.xrgdj.icu - 散文隨筆】

欢乐斗地主怎么赚钻石 www.xrgdj.icu   月亮安靜在沒有一絲云彩的天空中,它的無限的清輝耐心地滲入風尾竹的葉片,也細細地浸潤柳枝、松針、涼的砂石,而輕撫向安詳在林間鳥羽的那一片,分明是一塊柔情的綢緞。薄冰一樣,在大的芭蕉的葉片上,高處滲露來的夜的涼意,似乎將清輝凝滯了,銅鏡般反射著清冷,讓人深味到深夜的寒。一陣清風從夜的深處竄來,梳向無邊的草叢,將流溢的樣子在軟草的面頰上呈現,那些弧線在葉片上靈巧的跳動著,草葉彈性的彎腰又彈簧般的彈起,附著在草莖上的月光,也有了微浪似的波動,把輝光從眼際漫向遠處。颯颯的聲音從沿湖的柳堤上由遠而近的演奏過來,又跳躍著縹緲而去,它或要停息在綽約的荷的頂端,也會在一張凝思的臉上躑躅,為他輕輕地啟開另一個世界的窗戶。

  向側旁看去,有一縷小道掩映在青草間,在軟風的搖曳中,宛如波動的情腸,纏綿起無盡的相思。凝重的樹叢里有一只鳥,或是受了驚擾,或是明亮的月色干擾了它,使它不能入睡,從樹枝上竄入草叢,遺落了幾聲在安靜中更顯清脆的叫聲,起伏著溶到遠處的迷茫中。雖然一些清冷被從眼前的景致中蒸起,也有楊柳輕飏的枝條擾動心緒,但深植在此刻的還是自然的博大和平和,它消去了身體的燒灼,平靜了內心的躁動,使我清楚地感到風去浪逝后的湖水般的清靜,我也能清晰地感知到遠處的清輝亦如此處,遠處的悠然亦如是。

  有絲絲清香飄過草叢逸入呼吸,浸潤著心湖的寧靜,如同竄破水面的魚兒帶起的波紋,我心緒上有清幽漫動開去,變化為悠深的幻象。在閉合的眼睛里,我看到有花海在遙遠處向廣袤的招喚,有錘煉過的精致的樂音向枝葉間自如的應和,心靈被清香穿透,有了真切的被滌蕩的感覺。當睜開因享受、因洞悉而微閉的眼睛,看到的卻依是光輝的漫動,漸漸地讓清亮的眼光向遠處飄去,隱約間有一處籬墻和幾間房舍在淡如中顯現,仔細的品味,那縷縷的清香應是從那邊飄來。那是何處啊!是伊人凝居的花苑嗎?是雅士對暮年余光的品味嗎?依著這心頭的靈動,踽踽向那淡香的源。

  步履不用急促,蜿蜒的用各色卵石鋪成的小道,也有著迷人的風致,昏暗的似小睡,清亮的透著靈氣,間或有含有熒光的,在那兒一眨一眨的,露著狡黠,也顯出幾分的頑皮。軟底的鞋踩在凸起的石子上略微有些硌腳,也有絲絲的涼氣滲入,而卵石恰好點到腳底某個穴位上時,又有一股舒坦的感覺從足底升起,延伸到全身,于是放松了身體,放輕了探花的念頭,先慢慢地享用這蒸騰著的愜意。

  籬落的清影逐漸清晰,籬墻內的幾間古樸的茅屋也不再恍然??梢鑰辭逶呵絞怯冒咨捏狹返氖直嘀傻墓飩嗟陌?,一些葉片安詳地零落于其間,仿佛已是那竹籬的一部分,或者那些疏落的孔隙,本就是為了它們的自如而準備的。房屋的門窗關閉著,隱約的有平緩的呼吸傳出,不用猜測屋中的樣子,亦可知他們的悠然。此時的清香依然沒有加重,依然是那樣若有若無。從籬笆的縫隙中看去,滿是盛開的花,走近籬墻便看清了,是白色的素菊在一畦黑土中靜靜開放。

  乍看起來這些菊如一方素玉,月光沾在上面,像蒸起了一些白霧,你似乎能感知幽香在其上葳蕤的樣子。讓朦朧的眼光清晰了,則看到它們有相互簇擁的,也有孤傲地挺立的。有的層層的用短的尖尖的花瓣張揚清高,使上方的一柱天空,也有了透徹的意味;有的婆娑著烘托那淡黃的花蕊,傳遞專一和執著,也傾瀉悠長的飄逸;有的用筒形的瓣吹著悠深和雅致的別音,似乎向亙遠的歲月中喚那愛菊的幽人,喚那曾撫過同樣月色的流失的風;有的只是平緩的呈著圓形,仿佛已洞入深幽的至境,潺潺在玉質的崖壁上,享受寧靜與自由。

  此時的明月定在天空中重復我的感嘆,將清光調制成凝脂,讓素潔在樹枝的上方凝重,讓淡雅霧一樣擴散,讓竹籬的表層透出縷縷香味。有婉約的歌聲從記憶的小溪里泛起,那荷鋤的瘦影,將哀怨嵌入風落的素瓣中,用無力的雙手叩問默哀的泥土,那低沉的響,讓秋風在枯葉中旋起陣陣的嗚咽;有彈琴的手與落向琴身的菊瓣一起清瘦;供奉一盆清菊的窗口,望月的眼睛里,那風雅的倩影,已置在天界的玉階上。

  清涼里,潮濕涓涓而來,我似乎能感覺露在花朵上,在葉兒上,在石的臺階上,悄悄生成,默然地吸納流浪的光,使它的內部晶瑩剔透,用以清亮自己也用以感染多情者的內心,也便以輕喚明日的朝霞為感動自己的知音。明晨的菊語,不會是這般傷感和淡泊,不會再是細膩的絲,也不會讓訪問的人只需用心靈聽它慢歌,那舉著露滴的花瓣會在最初的一縷陽光里更顯清純,會有鳥的清歌、人的喧囂來驚嘆它從月色中再次出落的嬌容。

  已深深墜入幻覺的我,似乎能聽到清爽的琴聲在如銀的夜空中驛動,聽到仙姬的歌聲在高天上飄渺:

  曾臥南山下,也憩清風中

  呼吸含玉味,開合溢甘醇

  淡醉月下客,幽深花旁人

  臨風飄落時,滿空素香魂

  這來自遠處的聲音,淡雅清純,從晴朗的高空滲過,回旋到耳際,淅瀝在枝條草葉間,若隱若現于點滴的星火中。

  頭頂的柳葉兒,在稍促的風里,飄然而下,而此時菊是淡然的,也是超然的,我卻要說菊是愛我的。它在這清幽的月雨中平坦我內心的溝壑,魔鏡般鑒得我心靈的瘡痍,撫慰它沒于平和,化于悠遠,且于那寥落的星際里葬送我對時光的長吁,將我送上輕靈的舟船。

  無垠的我,流失于菊的淡如,于月光的平靜,于悄然的露的輕盈…